沐浴在那壹抹秋陽的籠罩,站在山頂,看滿山紅葉,點綴著這壹季的妖嬈,思緒就在那壹刻停頓,我虔誠的祈禱,可否將我與這山河化為壹體,成為壹種不朽的風景去斑產品,寂靜中我找不到任何可以修飾的言語,原來我的煩擾只是與塵世接壤,天生的不會表演,那些淳樸善良的痕跡讓我無法逃避,更多的是壹種心扉痛徹的真實,於是便可以體會到那壹分為二的心情,盈盈淺淺,我也許就像這世界的過客壹樣,沒有悲喜的顏色,只是那樣的安靜,悄悄的來,又會悄悄的走,就如同沒有痕跡劃過的天空壹般幹凈,清澈。

有時候真的不敢斷定人在這世間終究是理性好壹點還是感性好壹點,壹個人可以將自己的脆弱掩蓋的不留壹絲痕跡,或許只是沒有碰到壹個可以依靠的人,就如同這秋葉壹般,無奈的結局只是壹個淒美的開端,可以飄飛的那麽瀟灑,只因心中再無羈絆,空白的心就如同壹個人待在壹座空城,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,不知所措的想要去逃避自己的孤單,天冷了,就好像心底那壹點漣漪也被凍結壹般,溫暖似乎也只有徹骨的寒冷才可以體會,也許在許多年以後我再也寫不出這麽憂郁的文字Pretty Renew 黑店,亦或是壹塵不變的風格,可是,我終究是承認了。

沈溺在這壹季的絢爛,我用自己的多情挽留著這壹季的雕零,淡淡而去的故事定格成壹種風景,我喜歡壹種距離,壹種不近不遠的距離,用平靜的心去觸摸,然後,帶著壹份期冀將心敞向落葉繽紛的柔情,在壹種無聲的守望裏,默默的守護著那些入心的相隨,播撒真情,綻放壹種極致的美麗,輪回中始終相若素心似蓮,孑然塵世,我便清水洗心,去將我今生壹次無果的等待幻化成煙,若情似琉璃,煙花易冷,我便孤守壹隅,去將我,若念不肯消,綿綿無絕,我便佛前輕誦,去將我那牽腸掛念訴與菩提,軟紅十丈獨為情怨,紫陌相離緣字來擾,花開前度只為相逢壹笑,婉約中散發著楚楚的清歡,等,原來只是這個童話的主題,守,才是那些刻骨的箴言,壹世的淒楚只為初見的驚艷,風塵萬丈,孤獨的身影再也沒有了尋覓。

回眸裏,已不知道是誰傾了誰的心,斷橋邊,已不知誰覆了誰的城,人海的壹次擦肩給了我壹個心有所屬的羈絆,顧盼相惜的相守卻經不起誓言的錘煉,後來的後來也只剩那心中的暗香還在飄揚,摻雜著回憶的暖,江南水畔,箜篌情染,壹襲素顏霓裳,綿延著秋的淡雅和淒涼,壹曲清婉的絕唱,碧水清波間早已隨風飄散,卻空鎖了幾度清秋人消瘦,葬花吟,壹曲花前月下誰相伴,空惆悵,化蝶只為沈入海,淺眸相遇卻是壹場歡少殤多的劇情,固守自若,塵緣如夢,輾轉在彼岸的相思,又辜負了幾度春花秋月。

指尖凝香,飛花傳恨,看落葉飄零,情由景生,而情又何以傍,熟悉的,陌生的,在轉眼成空的盡頭幻化成壹縷青煙,永難追隨,留不住的美麗日本北海道自由行,定格在心中那個不敢觸碰的空間,不曾提及卻頻頻憶起,季節的更叠卻帶不走那些心事的縈繞,換來了容顏的滄桑,荼蘼花盡情事了,可是我依舊在等,在暮水之濱,在江南煙雨,在那老了又老的時光裏,百轉千回之後才想起那些誓言的殘酷,蒼茫盡處,似乎心已鎖,情已滅,壹紙經年再也尋覓不到往昔的纏綿,那壹季的情思渲染了這壹季的哀傷,在風中歸了塵埃,從此遙遙無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