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眼的青春留在心底太多的東西。生活,就像手心裏的雞蛋總是小心翼翼著,應該珍惜著每壹份真誠與感動,好的東西最容易擦肩而過了。盡量原諒每壹個謊言,­生活中誰沒有過謊言。適者安生,

不忍心看到流淚的雙眼,學會微笑,樂觀的生活。,總有人看不起自己,但是自己要看得起每壹個人,壹個人,總有很多話說錯,要想獲得別人的原諒,必須學會原諒生命裏的每壹個人。做人,別瞧

不起人,也許下壹個幫自己的人,就是現在自己去幫的人,世事沒有什麽不可能,只有去不去做。壹種感動,人生沒有太多的輝煌,也沒有太多的再見,只是那份永遠,藏的很深,很無奈。失去是壹

種風華,得到是壹種夢想,而那種無奈,也是壹種淒美。緣,只是壹句謝幕,蘇別的風箏,擋住最美的眼神,花月動容,風月穿梭,只是壹句溫柔,再也不見。

人生總有回憶,也有驚魂的耐力,是失去,還是不經意,難忘的錯過,壹別人海,還是在讀壹天的黎明,花月動容,人生倉促,只是壹句風華,壹個熟悉的再見。沒有敘述就沒有重逢,沒有形容就沒

有感恩,全世界有壹種懂,也有壹種心跳,叫做明天,黃昏還在,黎明守護的聲音,藏在回廊的夜裏。

情意,有些話說不出來,心意,有些事難以忘懷,是感動,是忘記,還是難以再見,只是壹句溫柔,從此江湖重逢,多少緣,多少怨,壹別江湖。高山流水,從此路人,失卻壹次,就是無緣後悔,滄

桑多少夢,人生多少怨,愛別離,傷人心,蘇醒也是壹種記憶,悔意也是壹種放下,後來原諒,只是壹段訴說。 生命有如渡過壹重大海,我們相遇在這同壹的狹船裏。死時,我們同登彼岸,又向不

同的世界各奔前程。——泰戈爾

她坐在拉丁區的壹家小咖啡室裏望著窗外出神,風吹掃著人行道上的落葉,秋天來了。

來法國快兩年了,這是她的第二個秋,她奇怪為什麽今天那些風,那些落葉會叫人看了忍不住落淚,會叫人忍不住想家,想母親,想兩年前松山機場的分離,想父親那語不成聲的叮嚀……她仿佛又聽

見自己在低低的說:“爸、媽,我走了。”我走了,我走了,就像千百次她早晨上學離家時說的壹樣,走了,走了……哦!媽媽……她靠在椅背上,眼淚不聽話的滴下來。她打開皮包找手帕,她不喜

歡自己常常哭,因為她害怕自己壹哭就要哭個不停了。今天怎麽搞的,特別難過。她低下頭燃了壹支煙,她有些埋怨自己起來。她記得半年前寫給媽媽的壹封信,她記得她曾說:“媽媽,我抽煙了,

媽媽,先不要怪我。我不是壞女孩子,我只是……有時我覺得寂寞難受。小梅住得遠,不常見面。這兒,大家都在為生活愁苦……不要再勸我回去,沒有用的,雖然在這兒精神上苦悶,但我喜愛飄泊

……”她奇怪在國內時她最討厭看女人抽煙。她狠狠地吸了壹口。